自從爺爺生病住院,全家作息已是整個亂。
住院時我們盡力維持親人不間斷的探視,只要誰有空就往醫院走。還好後來從新光轉到台大,距離近,交通也便利許多。
小孩平日的上下課接送,阿嬤漸漸可以接手了,我遲到的頻率終於可以減緩些。
於是,上課的上課、上班的上班,生病的照表抄課努力復健;阿嬤則快馬加鞭整理將歸還的宿舍雜務。
這樣看起來作息勉強是有上軌道了。但仍硬是給它來點小插曲:臻開疝氣手術及後來的阿嬤被客運A到而腳打石膏。
阿嬤的事想起來真的是很沒來由的,好好的騎著車,竟會被後方的客運給撞到!運將的說法是:他沒看見前方騎車的阿嬤!天!好瞎的說辭是不是!
原以為只是皮外傷,結果x光一照,說腳踝骨頭有輕微的裂痕,必須打上石膏才行!哎呀!老人家就最怕摔了,骨頭更是比一般人都還要脆弱啊,這石膏一打上去,等於宣告她可以好生放大假了(醫生這麼安慰她)!
這事就在臻手術後不到一星期發生。
我們就在臻一個星期回診時,也順便幫爺爺辦理出院。爺爺和阿嬤在幾天不見後,在和平東路那裡,會見到了。
因為阿嬤的行動是一整個不方便,腳打上石膏,哪兒也去不了,早上我又恢復高頻率的遲到生活~囧;晚上呢則固定往這和平東路報到,變成一天跑兩個家。
雖說兩地距離約十分鐘的摩托車車程,但每天晚上回到自己的家都近十點,再洗澡整理看功課拉拉雜雜一堆事下來,往往大人小孩都是11點後才有辦法跟床舖報到!
於是,不得不想辦法調整一下作息,先做到早點過去,然後在晚上九點半前回到家。這樣至少可以趕在晚上十點半前就寢。(10:30pm說起來還是晚,但沒辦法,短期內只能盡力而為了)
阿嬤的搬家工程因而停擺了一陣子,最近又開始動了起來,當然,我也有幫點小忙(很...小的忙,還好意思說咧=..=),宿舍那邊總不好意思給人家拖欠太久。不過,東西最多的人不整理誰也沒辦法,有時想想,阿嬤休息的真是時候,應該讓該整理的人自己去好好打理,自己省得操煩XD

暑假到了,竹東的兩位表姐又被載了上來(她們又舉家從高雄搬到竹東了),和平東路這裡每晚洋溢著三位姐妹的吵鬧聲,感覺起來是滿熱鬧的,往好處想是,蔡小臻有伴一起玩了。壞處是,唉~我又得當起三個孩子的媽了,累啊~(到底是為了什麼啊~)

總之,最近就是很忙啦(有種多事之秋的感慨,雖然現正炎炎夏日...=_=)。適逢月底結帳月初報告,公事忙翻了;回家又有一堆家務事等著做,每天真的就像兩頭燒的蠟燭,累斃了!
我看老爸也好不到哪兒,兩邊跑真的是挺難為的。或許過陣子應該抓他一起出去走走散散心,不然,是會悶出病來的!(不過,他的時間實在很難喬╯_╰)
結果像沒"頭神"似的講了啦哩啦喳,最近啊!就是忙。忙。忙....啦~>__<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君仔 的頭像
阿君仔

阿君仔

阿君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