嘟嘟昨晚上天堂去了。

最近它的狀況很不好,除了很久前的呼呼嘯喘外,又加上無故的不支倒地。這星期來的不支倒地會伴隨著ㄚ嗚ㄚ嗚像呼救的可憐聲,然後演變成無法自制的尿失禁。前天晚上下班後,帶它给對面的獸醫院洗澡(因為它被失禁的尿液搞的臭醺醺)和看診。X光片照出來的結果是,它的左心臟瓣膜鎖閉不全,肺部支氣管不好(所以會有嘯喘聲),還有骨刺…,心臟不好會帶動很多器官的衰竭,骨刺壓迫到的地方會使得它的腳愈來愈沒力,最後可能要以爬的方式就食或活動(它會是在後腿的部分),總之,一切是因老化引起的,雖說照獸醫的年齡體重比較表中看來,嘟嘟的年紀是69歲,但若以狗一年等同人類的七年來算,13年的日子也應該是個91歲的老老翁了!
因主要是心臟的問題引起它因氧活量不足而倒地,醫生說那應該會類似心絞痛,那是很痛的,所以要有它隨時會走的心理準備。這番問診的結果聽的我心神不寧,很擔心白天大家都上班去,晚上回到家看到一具心臟抽筋而不支的嘟冰冷屍體。

昨晚回到家要放它下樓走走,它意願很低,我說總得下去尿尿啊,然後它就跟著下樓了(好像真的聽的懂噢),在樓下小小的巷子裡走了一兩回,看它沒要尿的意思,我說那上樓吧,想不到它竟開始往另一方向走去,還愈走愈遠,我喊了它兩回,它也都回頭看了我一下(想不到這是我對它活著時的最後印象),然後就繼續走遠。過了兩個鐘頭仍不見它叫門,我有些擔心,心想待會兒要外出找一下了,還好不久就聽見它的叫門聲了,因為我那時候正在餵奶,老爸下去開門,事後他說,那時候嘟嘟可能已在樓下坐了很久(因為沒力氣叫門或上樓),上樓分了幾回合才上來,中間也倒地一次(聽蔡小臻形容的),最後它終於走進家裡,卻一反常態想進來,但它實在太虛弱,前腳一隻掛在客廳門內,其餘部分則趴著,頭朝內,老爸說它是想找我,要我快過去看它,無奈我餵奶工作未完成,沒有即時過去看它,後來它又起身往它的窩方向走,但隨即又倒地了。沒多久,老爸說它大便了,我剛好終於忙完了,準備好去幫它擦便便,到陽台要擦時,看它是整個躺在地上,再仔細望著,驚覺它好像沒在呼吸,我緊張的喊了它好幾次,摸摸它搖搖它,都沒有動靜,它就雙眼睜著,躺在地上走了….
一時間,腦袋空了那麼一下子,回神後趕緊跑到鐵門即將拉下的獸醫院,告訴他我家嘟嘟好像死了,醫生說:怎麼會這麼快,昨天才檢查的啊..! 唉~是啊,但就是說隨時有可能走的呀!我們選擇集體火化的方式,讓專門的安樂園來處理,給了個大紙箱,我們把嘟嘟放進去,帶到獸醫院放,等園區的人來收。

抱起身子仍有溫度的嘟嘟,心情很複雜,13年來的情感,像一瞬間就一同羽化掉了似的,化為一團團的空氣凝結在手掌中的這尊體物上,難過?悲傷?還是懊惱?悔恨?...老實說,我自己也不知道,似乎是一種已經理解不清也說不清楚的情緒,甚至連眼淚都掉不出來…

今早出門,聽不到它活動的鐵鍊的匡啷聲響,還有它起身歡迎你的身影,著實有些不習慣,甚至是種不自在感,蔡小臻說嘟嘟不在有個好處哇,就是不會再汪汪叫吵到別人家(這是在安慰我嗎..?),我說,有它汪汪叫好啊,至少可以幫我們顧家耶…
到學校的路上,蔡小臻說以後應該會慢慢習慣嘟嘟的不在,我說,嗯,就像我們之前習慣它在的時候一樣。

讓我想到村上春樹:『死不是以生的對極,而是以其一部分存在著的』

現在嘟嘟之於我們,就是這樣的啊,它生時的每一影像會一直認真的存在著,存在於我們這些曾經一同生活過的人的歲月裡。就算日子久了,歲月永遠為它保留一席之地,證明,它的存在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君仔 的頭像
阿君仔

阿君仔

阿君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