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稚園的例行性健康檢查(=北市學齡前兒童整合性社區篩檢),意外的查出臻"疑有疝氣",需進一步到大醫院複檢。
經過萬芳及台大的診查後,結果都是:需要手術。
在剛收到複診的單子時,看到那[疑有疝氣]幾個字,腦子隆隆的響了幾下,怎會這樣?想不到健檢前的疝氣意願調查不在意的給它回覆ok,結果還真的有事!又想到自己的弟弟也有過,莫非這跟遺傳有關?還是曾經的什麼時候讓她太過用力所造成....腦子努力的翻出讀過的健康教育常識...
後來問醫生,這是跟她平常臭臭太用力有關嗎?(因為她常常都是撇大條^^")醫生說,不是。
更震撼的回答是,很多都是天生的
啥米!天生的!!那....是說她可能在出生時就存在這麼樣的問題嗎?我真的快暈過去了>_<
不過遺傳也是不無可能,只是天生的情況比較多~...

我們選擇到台大,一來跟復健中的爺爺距離近,兩方照應起來比較方便;再來,選擇權威點的大醫院,心裡會安心些,雖說這只是大家口中的小手術,但畢竟是要"全身痲醉"的啊,做父母的光想到這全身麻醉,不免放心不下的擔憂起來。
星期四下午辦住院,隔天早上手術。也可以選擇門診手術,不住院。為怕有個什麼萬一,住院先準備一下還是好的。

在小兒外科的單人房(注意,疝氣是屬於小兒外科,不是小兒科),有著大片的對外窗戶,她坐在橫木上,興奮的看著窗上的電視倒影,像發現新大陸似的!不過我看上去,映著外頭迫人的高樓,總有那麼點憂慮的氣氛,好像她現在也跟我一樣擔心著明天的手術~
晚一點,到護理站插針,是明早吊點滴時預備用的,插的地方是手背
護士動手的那一刻,我沒看到,但聽說她很勇敢,都沒有哭喔,護士小姐還折了個造型汽球給她。但當我看見小手背上的小小針筒,整個人從腳底發涼起來,應該很痛吧,我想。

還好當時我沒在場,這種感覺讓我想起了,在她小baby時,第一次上醫院打預防,護士針頭扎進去,我噙著淚水別過頭不忍心看...的情景,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扎在兒身,娘心不忍啊~
心裡也曾責備自己,怎會生給她這麼樣的身體,讓她在這麼小的年紀就得遭受開刀的痛楚,朋友安慰說,要想說只是這樣的小問題,不是更惱人的大毛病啊,反而應該感到高興才是!嗯~謝謝朋友的安慰,我接受這樣的說法。真的。
這晚,我和她同睡在醫院的一張床上(baba睡沙發),整個晚上怕她也怕我自己壓到那有扎針的手背,搞的整夜沒睡好,腰酸背痛的。

一早七點,護士就來先吊點滴,八點,準備手術。
我可以跟著進手術房,直到她因麻醉藥沉沉睡去後再離開,等她眼睛張開時,我們也會是在她眼前。
這是我第二次進入手術房,第一次是剖腹生產;而這回是,陪著生產下來的孩子,開疝氣的手術;兩件看似不相干的事,像是有條隱形的細繩,不經意的將兩端連結了起來,霎時讓人感覺到它們的重量。

手術前,其實她也是緊張的,我們當然是一直給予信心請她別怕,術前術後我們都是會陪在身旁的。或許她有把話聽進去,一直到手術前,她的表現都很鎮定。
那手術後呢?
當她張開眼睛,看見我,開始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!
且是一直哭一直哭....
問她是不是很痛,她點點頭。看她這樣,我也快跟著掉眼淚了。還說這沒什麼,小手術啦沒什麼啦,根本不痛(我弟也這樣說,但我明明有印象他那時候痛的哇哇叫~),麻藥一退去,說不痛都是騙人的,在肉體上劃了兩刀,怎會沒事!?
護士給了點止痛劑,但她還是停不住的抽抽答答,我說應該很痛吧,她哭的眼睛都腫起來了。後來護士小姐說,她的表現算很優了,沒有大哭鬧,不需要三位大人使勁抓住(有人曾經這樣),只是不停的啜泣,是個很有氣質的女生哦,這...算是對她的讚美嗎?→_→
回病房後,她就一直處於昏睡的狀態,朋友來探視時,有醒著,還處於些許的興奮狀態,嘴巴呱呱講個不停。接著,又開始昏睡,一直到下午四點多,不得不強迫她起來,因為要辦出院了。
一整天她都沒什麼進食,喝點水都會覺得想吐,護士說有可能是麻醉引起的,有些嚴重的,還會吐上一整天,我的媽啊!
還好晚上回到家後,她胃口整個大開,魚湯豬腳餅乾糖果牛奶等,自己隨意抓來隨便都吃,好險,她不是那種會吐上一整天型的。
接下來,她必須維持一星期的擦澡,因為傷口不能碰水。
還有,至少得兩個星期後才能繼續她的游泳課,她心裡應該在偷笑吧XD
後來有問她游泳課停上的事,她說她知道,而且生氣的說,她才沒很高興停課,反而覺得很可惜,因為她正要開始學換氣呢!
(真的是這樣嗎?.....→_→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君仔 的頭像
阿君仔

阿君仔

阿君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